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红衣棒糖人 新手上路
红衣棒糖人 发表于 2012-5-22 14:16:47
我是个吐嘈成瘾而且手贱的人。

有那么一天我看到我们学校摄影协会的页面。我早就忘了什么时候加过这个号好友了。然后我就翻人家状态。翻到一条:“X月X号镇江金山寺、西津渡外拍”。然后我又犯病了,你那也叫外拍。就转发吐嘈说:“你们还不如跟我混好了。西津渡这种地方也去。”

我忘了把同时评论的勾去掉。

第二天对方回复:“这是我们的决定,与你无关。”

好友就这么被删了。





我这种人,外表上毒舌,其实内心里很痒,想说“一起去吧”。当然不是去西津渡。

我觉得放着真东西不看去看一些大幅修复的景点是无聊的。花了时间金钱去另外一个城市,去追寻些更值得的吧。

我去过镇江三次了。上一次是为了看即将被拆(当然,现在已经被拆了)的葛村。回来的时候跟同行的人从太谷山上的小路走过,再从京畿路绕回来。山上都是逼仄的小路,有孩子要我们的糖果,有猫在瓦脊上走,狗卧在人的膝头,而走到后面居然还有菜园有鸡鸭;而一巷之隔就是老街,梧桐树荫里,那些洋房,老石库门和沿街的老店面都沐浴在摇曳的绿影里。这是画样的城市。





但是那个时候,一些老建筑就被围挡了,要重修。老建筑爱好者们都清楚在中国当下的历史街区改造意味着什么。

年初群友大石林牙说,镇江已经大拆了,并且一些地方还要改造。

我不想看到这座我一直很喜欢的城死去。我要在拆之前去一次。

而这一次拖了三个月。





我又一次从太谷山路走来,从老邮局对面下到京畿路上。当时看过的那些老建筑,瑞芝里等等,外面都被做了高围挡,上面印了效果图。我绕到后山上去看,屋顶正在大修,全新的料子。我没有进工地。因为没有安全帽,而且懒得去借了。

我在京畿路背后的西大院走入了老镇江的影中。青砖砌筑的高墙里,是一个个别有洞天的天井,都从石制门梁的小门里和小巷呼吸交通。猫狗和人一样在过着星期天,慵懒地趴在门口,或者抱着人的鞋子嬉闹。老人踽踽独行在幽巷里,小心地避开孩子们的羽毛球。

而过了宝盖路,北边的丰和巷,雁儿河巷,大龙王巷,大孙家巷,芦州会馆巷,节约巷等等构成了很大的一片老街坊。巷子里只有一些摩托车慢慢在开,不需要喇叭,那里安静得让人听到车声就会让开。被子、衣服五彩的影子投到青砖高墙上,人仰头去看时,在那里住了一辈子的老人已经背着手默不作声地从旁边走过了。这三十亩老街区里极少商店,也没遇到饭馆。这些小院子离大马路都很远,而它们看起来已经习惯了没有商店和饭馆的生活。



就像那里的“民国春街”路名一样安静。说是最宽的街,也还是挤不过一辆小车。



我在那个街区走了一个多小时。没有吃饭,慢慢地拍照。我跟朋友说,我迷路了,不过就这样随便走吧。

在这里我一张照片也不打算放出。巷子太窄,墙高,没办法拍全。只愿这些文字能做你的眼,去看一眼还在的老镇江。



羽说,这些街坊很像唐朝那些坊巷,方方正正,只是住人。多好的古代居住的范本啊。现在的人真难得能再见到这样的景致。

但是过了大西路,北边有长约一公里的地块,被拆得只剩几座老建筑,孤独地锁在围墙里,屋顶如迷船一样浮出来。谷歌地图上那些老街坊还在。

那里曾经是什么样?有多少人的老故事被推土机埋葬?



我多想回去看看。





一定有一些马

想回到古代

就像一些人

怀念默片



就像一些鲜花

渴望干燥和枯萎

这样就能插进花瓶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回顶部